导航菜单
首页 > 作文摘抄 » 正文

快对功课、小猿搜题都中招这些功课APP隐蔽“杀机”

  现代快报讯(实习生 陈志豪 记者 陈彦琳 舒越 黄艳)对于学习类的App,相信许多家长都不陌生,孩子们完成家庭作业,遇到学习上的瓶颈,家长却有心无力的时候,往往就会向这类APP寻求帮助。近日,一款名为“互动作业”APP和旗下微信公众号“作业互助组”却在网络上迅速引起热议,有网友爆料,该款名为“作业互助组”的微信公众号,存在大量不雅的带有色情、性暗示的内容。

  10月16日,现代快报记者对市面上几款人气较高的APP进行调查,发现这些APP远远不止存在“性暗示”的现象,还提供各种游戏、明星新闻等与学习无关的信息,看起来更像是“娱乐资讯”平台。

  据悉,早在去年,就有媒体爆料出“互动作业”APP、“作业互助组”微信公众号发布不良内容,比如以《你和异性在教室做过最的事是什么?》、《教室女生走光图,冒死也要发出来》、《课堂上老师撩衣秀腹肌,女生们都不淡定了》等等为题的文章,引起各方关注。

  根据网友爆出部分“互动作业”APP及其微信公众号截图,有些内容描述恶趣味十足,其中有“学校停电了,在教室里,同桌往我衣服上乱摸”这种低俗的话语。南京知情家长肖女士表示,有些内容推送更加“可怕”,含有“网恋”“早恋”“开房”等标题,评论区的一些不堪入目的言论竟然还被选用甚至放到精选。“这类APP我一般不会给孩子自己用,都是我帮着她查,但是有几次看到这类文章,我就取关了。如果让孩子看见,后果不堪设想啊!”肖女士说。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互动作业”APP和“作业互助组”微信公众号同属于北京千阳远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运营,简介是“作业答案查询器——作业互助组,练习册答案查询工具。我的学习,我做主!”可是,“互动作业”APP在今年1月又被曝出推荐用户。此外,APP内置游戏中心里,即点即玩的86款游戏,也引起质疑:一个本应帮助孩子学习,提高学业成绩的APP,怎么会成了一个推荐小说,提供游戏的平台了?

  目前,“互动作业”APP已经将“爱微游”游戏端口下架,不过部分微信公众号文章,包括《女生的私生活曝光!画面简直不忍直视》等仍未删除。当现代快报记者想联系“互动作业”APP负责人采访时,客服表示已告知运营部负责人,会尽快联系。不过截至10月16日18:50,记者仍未接到回复。

  各式各样的作业APP层出不穷。但最近全国多地媒体曝光,这些作业APP里有的竟然推荐内容。

  现代快报记者在手机软件平台下载后发现,虽然一些APP经过更新,已经删除了的内容。但很多作业APP里都包含了小游戏以及与学习无关的内容。

  一款名叫“快对作业”的APP,在功能介绍里写到“新增KIDDY兔2048游戏,今日免费玩”。打开APP后,有一个叫“囧囧”的栏目,类似微信朋友圈,大家在里头发布的内容都与学习无关,还有追剧、追漫画等栏目。

  记者还下载了一款叫做“小猿搜题”的软件。首页是大量的话题推荐,此前曾被曝光包含大量黄段子,整改后虽然话题大多是一些跟学习或是新闻有关的内容,还是有不少明星星闻和笑话、段子等内容。

  另外,一款叫做“一起小学学生”的APP,虽然注册需要一个“老师号”,看似审核很严格。但这个老师号,只需要下载同款软件的老师版,注册后就能获取。登录APP后,有一个栏目叫“成长世界”,这个版块其实是一款类似“梦想小镇”的游戏。

  进入游戏界面之后,会提示如何进行游戏操作。可以建造建筑,农田等,还可以饲养小动物。在竞技中心,可以选派宠物和对对手竞技。而完成一些项目,需要开通制定的产品,都是跟语文、数学、英语等科目有关,开通一款“小U英语”一年需要300元。之后就可以获得行动卡,万能碎片等等大礼包。

  “首先,家长一旦开始用这类作业APP‘教’孩子写作业是应该注意的。”南京田家炳高级中学一名副校长认为,即使抛开“性暗示”这些不良信息,家长使用APP帮助孩子完成作业的行为本身就是弊大于利。

  这位副校长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为了测试这类APP到底有没有用,自己曾经使用过“家长帮”“小猿搜题”这样的软件,“孩子做作业确实速度提高了,看起来很方便,家长、学生都省时省力,但是这类APP往往都是直接给答案,忽视了学生思考问题的路径,即思维方式,这是很可怕的。”他还特别提到,自己很赞成南京九中“网红”校长张恒柱曾在开学典礼上发表的演讲《别让手机偷走你的梦想》。

  “学生一旦沦为‘手机控’‘搜答案控’,看起来作业正确率变高了,其实是个陷阱。”他说,未成年人的三观还没有形成,网络充斥着各种APP,它们信息量大但往往良莠不齐,很多青少年还不具备甄别内容的能力。更可怕的是,这款名为“互动作业”的在线辅导APP ,竟还有“性暗示”的内容,非常不适合孩子使用,轻则影响学习,严重甚至会诱导犯罪,因此,倡导未成年人远离手机是非常必要的。“性教育应该通过家长、学校通过合适的方式开展。”

  南京市古平岗小学心理教师刘艳也表示,首先小学生自控能力弱,就不宜独立使用手机,部分手机软件的确可以帮助学生启发一些难题。但要合理使用手机作业APP,在家要靠家长的监管。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儿童发展与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殷飞提出,现今中国对家庭、学校教育都比较重视,却往往忽视社会教育,“前些年,政府部门着力打击学校周边网吧,起到了很大的效果。如今的企业,尤其是网络平台应该更注重社会责任感,为青少年提供健康的生活环境。”

  江苏荆澜德律师事务所律师倪瑞春表示,在作业或是教育类APP里植入游戏,对于孩子来说吸引力很大,孩子也无法把握好游戏的时间。“孩子在APP里付了费用,金额又比较大的话,若孩子是未成年人,也就是无行为能力人,家长作为监护人可以追回这些费用。”

  另外,倪瑞春提到,若这些作业教育类APP涉黄,并有盈利,则有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的嫌疑,构成犯罪。

  倪瑞春认为,网络监管平台对于APP应起到监管、审核的作用,对于这些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应有有关监管部门进行审核和监管。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