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作文摘抄 » 正文

“生态沿黄•印象滨州”袒护母亲河诗歌散文杰出作品展播——散文篇(一)

  码头是一个连带词,说到码头,很容易让人想到踏实,想到倚靠,想到停泊,想到归航,总之一下涌进脑海的全是些暖心的字眼,或许这也正是故乡码头的美好之处。

  码头镇是一个以农副产品为主的乡镇,它处在黄河下游三角洲地带,黄河流经码头镇后,再浩浩荡荡继续向东,然后注入大海。或许正是由于黄河水的滋润与陪伴,它已名副其实地有了码头的韵味。码头镇早年的时候多风沙,村庄多半被沙土包围,加上地理位置偏远,交通不发达,经济又落后,因此曾被邹平当地人称为“西伯利亚”。只是随着改革发放的不断发展,我的故乡码头已经蜕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现在它的模样是“十里荷塘,生态码头”,这也是当下码头镇的主打形象。

  梯子坝不是新时代的产物,它是历史的承载,它的位置在今山东省邹平市码头镇境内。

  逆着时光追溯到1855年,泛滥的黄河水在河南兰考县决口,黄河夺大清河河道入海,增大的水势犹如一头发飙的狮子,张着血盆大口舔舐着河岸,致使当时的齐东县城处在了它的威逼之下。

  也算是临危受命吧,光绪十年(1884年),清政府为确保齐东县城不被黄河吞噬,在县城以西九公里处修了一条近2000米的南北大坝。坝基长长地延伸到黄河河心,试图以此来阻挡湍急的河水,意在挑溜北移,迫使黄河改道。建成的大坝气势非凡,形似架在黄河之上的梯子,故有了梯子坝的美称。梯子坝也是黄河上最险的工程,有“黄河险工之最”之称。

  后来,梯子坝又面临了几次特大洪峰的威胁。面对黄河水的一次次蹂躏,梯子坝被弄得遍体鳞伤,但庆幸的是,梯子坝没有因此被完全击垮,它依然不屈地屹立在黄河之上。“黄河虐我千百遍,我待黄河如初恋”,梯子坝似乎也是一种精神的超然坚守。

  建国后,梯子坝迎来了它的好时光,国家对梯子坝的投入与关注也在增加,经过几次大规模的整修改建,梯子坝的抗洪能力得到了强化。

  梯子坝经历几代加修、续建、改建,它与两岸大坝、控导工程一起构成了坚固的防洪工程体系。如今,梯子坝配合水利风景建设,已由原来单一的“阑干”变成了一处集防洪游览为一体的花园式工程,它正在被慢慢打造成集历史、文化、生态、旅游等多位一体的亮丽名片。

  梯子坝或许就像一个乡间的妙龄女子吧,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姿态变得越来越圆润。当她退却布衣披上轻纱,浅笑对镜理容妆,俨然一位明丽的女子,虽比不得大家闺秀的典雅,小家碧玉的端庄一点都不缺失。

  说起故乡总让人感慨万千,我的思绪也就信马由缰,任意驰骋在那片熟悉的原野上。正是因为有了时间与空间的隔绝,才会把人的感情一下浓缩进那些具体的物象和思念里去。

  我是喝黄河水长大的,我的血液里流淌着黄河水的一部分,所以出门在外我会思念我的故乡,也会思念养育我的黄河。故乡给我的感觉是,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成功与失败,它都不会拒我于千里之外,它总是像一个母亲,用最温暖的臂膀拥抱我,接纳我,这就是故乡宽广的的胸怀。故乡也是最让人感觉踏实的地方,好比在外多年的游子,一旦回到故乡,那种被乡土融化的情绪便油然而生,温暖也一并而来,所以游子对故乡的理解更是至情至深。

  故乡又是一个让人心生美好的地方,季羡林先生的《月是故乡明》,正是抒发了这种对故乡特别的情感。季老先生在文中写道:“每个人都有个故乡,人人的故乡都有个月亮。人人都爱自己故乡的月亮。”

  归根结底,故乡是一个人的根系,无论一个人走得多远,无论他的事业有多么辉煌,那埋在地下的根——故乡,永远会牢牢把他维系。

  月亮很多时候是思念的代名词,季老先生把故乡的月亮作为心中思念的对象,可见他对故乡的眷恋有多深刻。季老先生只在故乡呆了六年,就是这六年的时间已经在他一生的长河中镌刻下了永不磨破灭的印记。几十年下来,或许有好多事已经淡忘,可对于故乡,它的影子却挥之不去。季老先生对故乡的思念是绵长的,这种绵长不是一点一滴就可以说清的,明月千里寄相思,因为思念太深,唯有把思念寄于月亮,那是对故乡恒久的眷恋。

  我工作的地方离码头镇不过百里,开车一个来小时就到,想家的时候就回家看看,所以我可以在自由的时间里把思念缩短。我是断不了回家的,所以对于故乡,思念这个词对我来说就稍微浅淡些。当然浅淡只是相对的,而对于故乡的情感却是深厚的。每次回家,每次踏上码头的土地,每次见到黄河,我的心就有种回到母亲怀抱的感觉,也许这就是故乡的效应。

  对于故乡的月亮,我当然也是很愿意欣赏的。记得小时候经常坐在院子里看月亮,或者在月亮下玩耍做游戏,偶尔也会被大人逼着干点农活。在农村,月亮的光是廉价的,它比煤油灯还让人愿意亲近。如今我还记得在月光下扒玉米棒子或者往绳子上挂地瓜干的情境,虽然秋末的夜色冰凉如水,站在月光下还需要加点厚衣裳来保暖,可这并不影响干活的心情,因为有了月亮的那份清辉,心里便踏实了许多。只是现在一家人夜晚徒手扒棒子的情景已经不见,联合收割机的出现让收割时间大大缩短,效率也大大提高,所以一些秋收麦收的情景也只有到电影电视里寻找了。

  故乡除了月亮,让人感念的东西还有很多,我最容易想到的便是家乡经常种植的东西,比如玉米,地瓜,甜瓜,红枣等等。每次回家,也少不了捎带些家乡的特产,这些对我来说当然都是些甜蜜的东西。说到甜蜜也可以分别看待,除了对于故乡情感上的甜蜜之外,故乡自身创造的甜蜜也是令人刮目相看的。

  我的故乡码头镇由于长期受黄河水的浸润,这里的土壤沙性比较重,很适合瓜果和枣树的种植,因此这儿的瓜果和红枣都很出名。现在镇上结合当地的地理优势,大力推广支持和发展生态农业,好多以瓜果蔬菜为种植产业的村庄在经济收入上都有了前所未有的增长。比如前安村的甜瓜,于店村的西瓜,邵家村的圆铃枣,李坡村的韭菜等等,都很受老百姓的欢迎,并且现在已经走出乡镇,远销到全国好多省市。

  我是土生土长的码头人,我们镇就面积和人口来说相对于邹平县别的乡镇要大一些。说起来有点惭愧,对于我们镇上的许多村子我竟好多都没去过。

  记得在码头上初中的时候,也会跟着同班同学到他们所在的村子里转一圈,但最多也就在离码头较近的村子走走,偶尔也会到较远的村子里去,只是这样的机会很少。加之那时交通不太方便,我的交通工具除了一辆浑身晃动的大轮自行车外,剩下的便是自己的双腿了,想要去远一点的村子,也要费点时间和体力才行。只是我所在的村子——成集村,位于码头镇的南边,加上自己那时的外交能力差一些,所以除了离家较近的几个村子熟悉点外,镇北边和西边的好多村子我则不太熟悉。况且那时我的驾驶技术——骑自行车的技术不怎么样,也主要是那时路况不好,全是那种原生态的沙土路。厚厚的沙土倒是很软绵,捧在手里,用力地攥下去,那沙土便一点点从指缝间溜走了。沙土路自有沙土路的短处,那就是在某些沙土多的路段可以把自行车的轮胎埋上半截,要是没有多少力气,别说用腿登,就是下车推都推不了多远,所以在沙土包里栽跟头对我来说是经常的。当然有的路段也不是沙土,是红土,倘若要是遇上下雨天,走在红土路上,特别是在骑自行车的情况下,弄上一身泥巴那是很自然的事。我自知我双腿的力度欠缺些,所以也就没有多少信心把镇上那么多村子走完。当然那时学习是主要的任务,我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走街串巷以此来研究码头的地理。

  我说的这些当然都是多年以前的事,现在这些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路都变成了宽敞的柏油路,不光是乡镇级的公路,就连通往村子里的路也是一样。不光有宽广的公路,公交车也通到了家门口,出门十分便利。

  码头镇是以自然生态田园风光为主的农业乡镇,如今邵家村的圆铃枣和大寨村的十里荷塘已经成为主要的观光旅游场所。

  我也是最近两年才知道邵家村真正的位置。邵家村地处码头镇西北部,人口不多,约一百五十来口人。可就是这个不大的村子,却拥有让人羡慕的百年枣园,枣树结出的圆铃枣甘甜清脆,令人回味悠长。

  说到枣树,相信见过的人很多,可百年的老枣园估计能见得就不多了。百年的老枣树,倘若一株或者几株也见不得希奇,偏偏又是成百上千的一大片。要是普通的小枣林或许也吸引不了多少人的眼球,这上百年的老枣树就博得了许多赞赏的眼光,这对于一个小村子来说绝对是一个奇观。

  邵家村的枣是那种圆铃枣,是一种纯天然食品,并且它不用化肥农药,只给枣树施用土杂肥,所以很受广大群众的喜爱,也受到了来自全国各地朋友的追捧。

  面对那片百年枣林我还是感慨万端,许多的故事可以虚构可以嫁接,而邵家村的圆铃枣却是码头镇一个真正的传奇。一片枣林,历经百年风雨,见证着历史,见证着沧桑,见证着新时代的好时光。

  走进那片宽阔的枣林,一些诗意的东西会悄然走进视线。倘若在秋天,红玛瑙般的枣儿在枝头晃动,树下的人挥动着长长的竹杆,一下一下使劲地抽打着枣树。这情景虽然说不上大美,可对于看惯了城市中那种呆板的修饰之美,这种活泼的原生态景致更让人愿意享受。

  现在邵家村的枣儿火了,给老百姓带来快乐的同时,也给邵家村的村民带来了实惠。码头镇的领导更是独具慧眼,以此为契机,现在正在打造以邵家村的圆铃枣为媒介的乡村旅游产业。邵家村已经被评为山东省乡村旅游示范村,来自全国各地的客人都在为这片百年枣林发出由衷的感叹。

  邵家村正走在甜蜜的大道上,他们巧妙地利用百年积累的经济林业,创造着一个又一个幸福而又甜蜜的成果。

  由于码头镇紧邻黄河,所以会很好地利用黄河水给人带来的便利,其中之一就是挖池成塘种藕养鱼,呈现出了十里荷塘的美丽景象。

  说到种藕就会想到荷花,我是喜荷之人,也喜欢有关荷的诗句,读诗赏荷应该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那些美丽的诗句,很多时候总让人爱不释手。“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杨万里的这首《小池》,用清新活泼的笔调,勾勒出了一副情趣盎然的小池清荷的风物图。这句句清新,句句如画的诗句,把人的想象一下放到了一种明丽轻快和谐而又美好的空间里去。

  喜欢像《小池》这样的风物人情,早年的记忆中荷塘虽然没有泉眼与细流的绝美,却也飞扬着别样的生动。而现在我们码头镇十里荷塘的荷花则更像一曲绚丽的大型歌舞,它用真切而有又质感的画面,演绎着光与影的柔和,飞扬着歌与笑的纯真。

  如果想赏荷就来码头大寨村的十里荷塘吧,大寨村的十里荷塘是利用当地涝洼地的优势挖泥成塘引入黄河水种藕养鱼,既富裕了村民,又美丽的家园,可谓是一举两得。当年的涝洼地种庄稼颗粒无收,如今偌大的荷塘一个连着一个,就成了望不到边的一大片,样子非常壮观。特别是到了夏季,在一片片绿色的荷叶中间擎出一朵朵粉色的荷花,微风过处清香幽幽,真的是令人心旷神怡。所以大寨村正在利用当地的自然优势,打造以“十里荷塘”为品牌的旅游观光事业,也是非常让人期待和向往的。

  总的来说,我的故乡码头有它独特的一面的,用富裕来形容太过高调,用清丽来形容太过矫情,我给它的定义是自然纯朴,生态田园。自然的风景加上纯朴的风土民情,让这一方土地有了别样的灵性。对于过惯了城市生活的我们,也许正需要这么一片绝佳的田园风光来休憩一下疲惫的心灵。

  我的故乡正走在发展的道路上,这也是改革开放的成果,期间还需要不断去完善去修整。虽然故乡码头还不能以完美的形象示人,但在我心中它永远是美丽的,这种美丽不是以外貌来迎合的,它是以感情的沉淀为基础的,我相信我的故乡码头明天会更好。“十里荷塘,生态码头”,黄河养育了码头人民,码头也正是以这样的生态方式来保护黄河,回馈黄河。

  其实,每一次回乡都如停泊,每一次探家都是归航。每个人心中都有个特定的黄河码头,每个人心中都有个不变的家乡。码头,就如它的名字,时时像航标一样牵引着我的目光,无论走到哪儿,心总是向着家的方向。

  原标题:《“生态沿黄•印象滨州”保护母亲河诗歌散文优秀作品展播——散文篇(一)》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