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作文摘抄 » 正文

中考满分作文 写人

  中考满分作文 写人: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妈妈过世后,每天早上上班前我都会去父亲那里晃一下。他非常虚弱,行动 迟缓,但总是为我准备好一杯刚榨出的桔子汁,放在厨房的餐桌上,并附上上一 张没有签名的字条:“给你的。”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从来不曾说过“我爱你”之类 的话。小时侯,我问过妈妈:“为什么爸爸不爱我?”妈妈皱起眉头:“谁说他不 爱你啦?”“他从不说爱我,”我抱怨说。妈妈怜爱地看着我:“他也没对我说过。 但是,你看,他那么努力地工作,为我们买来衣服、食物,并为我们交房租。这 就是你父亲表达爱的方式,通过行动告诉我们:他爱我们,爱这个家。”然后, 母亲握住我的肩膀问:“你懂了吗?”我若有所悟地点着头。我脸上接受了这个说 法,但心里还没接受;我依旧渴望父亲用双臂拥紧我,对我说他爱我。 父亲开了个小型的废旧金属回收厂。我放学后,常在他工作的地方晃荡,希 望父亲叫我帮忙,然后再表扬我,可他从不让我帮忙。他的工作对于一个小男孩 而言实在是太危险了,母亲一直很为父亲的工作担心,怕他受伤。 父亲用手把废旧金属“喂”入一个装置中,这装置切削起金属众来,就像屠夫 砍排骨一般快捷。那设备看起来像中一对巨大的剪刀,刀片比父亲的身体还厚。 如果父亲不是适时地投入金属就很可能受伤。 “你为什多不请人帮你干那活?”有一天晚上,母亲一边问父亲,一边父 亲酸痛的肩膀。 那你为什么不请个厨师呢?”父亲问。很难得地给了母亲一个微笑。 母亲站直了,手放在背后。“怎么啦?艾克?难道你不喜欢我做的饭菜了 吗?”“我当然喜欢!但是如果我请得起帮手,那你也应该请得起厨师!”父亲笑 了,我第一次感到父亲还有那么点儿幽默感。 父亲工作时那个用于切割厚型钢盘和钢柱的乙炔火炬也非常危险。它发出的 嘶嘶声比蒸汽火车头发出的声音还响,它切割时总会飞出成千上万熔化了的金属 小块儿,这些小块围绕着父亲,就像一群发怒的萤火虫。 父亲戴着厚重的皮手套、深色的护目镜和一顶宽沿帽。一天,飞溅的火花点 燃了他的袜子,回到家时,他的脚踝都打起了泡。母亲为他涂上黄色软膏。“你 怎么就不能再小心些,艾克?”母亲心疼地责问他。 “你要我怎么做呢?整天站在水盘里工作吗?”父亲故作轻松地说。 他们笑了起来。我不懂父亲怎么能拿这样的事开玩笑。后来,我才意识到那 是父亲不让母亲担忧的最好办法。 一天早上,父亲祈祷完后,举起手臂,轻声问道:“主啊,你可不可以让我 的日子过得舒适些?”那一瞬间,任劳任怨、不以苦乐为念的父亲看起来是那样 脆弱,我真想紧紧地拥抱他、保护他。 多年后,我每天去看望父亲时,都那么做了。通常,喝完父亲为我准备的桔 子汁后,我会走过去拥抱他,并对他说:“我爱你,爸爸。”父亲从不告诉我他是 否喜欢我的拥抱;我拥抱他时,他的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一天早上,因时间紧迫,我喝完桔子汁就径直向门口走去。父亲走到我面前, 问道:“走了?”“有什么事吗?”我问道,心里很清楚他问话的含义。 “就这么走了?”他重复了一遍,交叉着双臂,眼睛四处看,就是不看我。 我特别用力地拥抱了他一下。现在是说出我早就想说的话的时候了。 “爸爸,我已经 50 岁了。你还从没对我说过你爱我呢!”父亲从我身边走开。 他拿起空玻璃杯,把它洗干净,放好。 “你告诉过别人,说你爱我,”我说,“但我没有听你亲口说过。”父亲看起来 很不自在,非常地不自在。 我向他走得更近:“爸爸,我要你告诉我你爱我。”父亲退后了一步,嘴闭得 更紧了。他好像要说话,结果只是摇了摇头。 “说吧!”我大声喊道。 “是!我爱你!”父亲终于说出来了,他的手颤抖着,像受伤的鸟儿。就在那 一刻,我见到父亲的眼睛里有泪光在闪动,这是我一生中从未见过的。 我站在父亲面前,吃惊得说不出话来。父亲是那样地爱我,以至于把这份爱 说出口都让他哭泣。母亲是对的,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父亲都以他的行动告诉 我他有多爱我。 “我懂了,爸爸,”我说,“我懂了。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